“何处组成愁,离人心上秋。““秋”与“愁”,好像有着某种天然的相关。古人在造字上已很明晰地意识到这一点,将“秋”和“心”组成一个“愁”字。

但是,秋愁最伤身。在秋季该怎么摄生呢?看《黄帝内经》怎么说。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钟葵

每当秋天,悲绪更浓

“秋”和“愁”有何相关?咱们无妨先剖析一下这两个字的转义。

《说文解字》云:“秋,禾谷孰(熟)也。”《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云:“秋,揫也,物于此而揫敛也。”《说文》释“秋”为禾谷熟,即“收成”。《集解》释“秋”为掣敛,即“收敛”。秋天万物收敛,契合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自然规律。

“愁”字,《说文》的解说是:“愁,忧也。从心,秋声。”这既是一个形声字,又是一个会意字。首要,“秋”代表收成,“愁”字的转义是忧虑秋天农作物的收成怎么。其次,“秋”有收敛之意,此刻秋风萧条,构成一种悲惨的气氛,极易触动听的烦恼。

正因如此,古诗写秋天,常有“悲秋”之语。如杜甫的《九日蓝田崔氏庄》诗:

“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天尽君欢。

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

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

下一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

又如杜牧的《早秋客舍》诗:

“风筝一片叶,万物已惊秋。

独夜异乡泪,年年为客愁。

分别何处尽,摇落几时休。

不及磻溪叟,身闲长自在。”

多愁善感的杜甫因老且多病而“悲秋”;大材小用的杜牧因流浪异乡而发愁,每当秋天,悲绪更浓。

秋天最伤身的正是“愁”

但是,从摄生的视点讲,秋天最伤身的正是“愁”。

秋天冷风起,气候枯燥。所以《黄帝内经·阴阳应象大论篇》云:“......在藏为肺,在色为白,在音为商,在声为哭,在变为咳,在窍为鼻,在味为辛,在志为忧,忧伤肺,喜胜忧。”

《礼记》云:“秋者,愁也。”秋天与忧虑相对应,但忧则伤肺。《内经》称“喜胜忧”,是从五行相克论心情联系,喜属火,忧属金,火克金,故喜胜忧,即言秋天要常怀高兴之心,以防忧伤肺。

诗人刘禹锡在秋天就感到高兴,他的《秋词二首》其一云: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他一反曩昔文人悲秋的传统,借黄鹤直冲云霄的描绘,表达出劐达达观、奋发进取的豪情。这种情怀,正是秋天最佳的摄生之道。

秋天摄生 重在收敛

《黄帝内经》对秋天摄生,还有一段很重要的论说:“秋三月,此谓容平,气候以急,地气以明,早卧早上,与鸡俱兴,使志安定,以缓秋刑,收敛神情,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逆之则伤肺,冬为飧泄,奉藏者少。”

所谓“容平”,是指秋天万物已老练收敛。此刻气候枯燥,衣服在秋天易干,便是燥气的收敛功用发生效果。地气也就跟着亮堂通透,所以人们常说天高气爽。秋天的作息,宜早睡早上。早上听到鸡叫,就要起床。

秋天心情要坚持安静,不要烦躁。秋气寒起,加上秋燥之气,万物易伤,故要安定其心,不然身体会呈现久咳或上火等症。

“收敛神情,使秋气平”,是说要适应秋天的收敛之道,精力向内,专气致柔,使身体坚持和婉轻松的状况。“无外其志,使肺气清”,也是说要适应秋气之收敛,神志向内不向外,这样就能使肺气清新了。

上述这些,便是秋天的摄生之道。《内经》称为“养收之道”,是杰出“收”字,即秋天摄生,凡事以收敛为主。假设逆此“养收之道”,就会伤肺。“冬为飧泄”,“飧”是夕食,即晚饭。“飧泄”的意思是食饭消化不良,吃的东西没有彻底消化就分泌出去。因肺与大肠相表里,假设肺伤了,肺气衰弱,肠道的运化才能也弱了。

“奉藏者少”,是说假设在秋天作息、神情、毅力等没有收敛好的话,身体能量奉献给冬季的东西就少了。冬季摄生的关键是“藏”,假设秋天摄生出了问题,到了冬季就没什么东西可藏了。

此外,古代医家还提示,秋天肺气旺,味属辛,五行属金,而肝属木,味属酸,因金能克木,故秋天肝气弱,当秋之时,饮食方面应减辛增酸,少吃辛辣之物,多吃酸的东西,这样能够养肝气。

早上起来,闭目叩齿21下,咽下津液,然后用两手搓热,贴在眼上,重复数次。听说秋三月用这种办法,有明目之效。

诗意花城工作室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