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乳品新国标的争论并未停止,就在这个时候洋奶粉却“趁火打劫”的涨价了。

  “这就是趁火打劫。”广州乳协理事长王丁棉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候表示。他同时谴责称:“现在这个时刻国内乳业出现信任危机、国内通货膨胀等等因素洋奶粉只会不管不顾的利益最大化。”

  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周思然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洋奶粉涨价主要建立在消费者对国产奶粉的不信任基础上,它牢牢地掌握了国内消费者为了保障奶粉安全,即使洋奶粉价格上涨也不愿选择国产奶粉的心态。近期,关于我国乳业标准全球最低的争议闹得沸沸扬扬,消费者对国产奶粉的不信任危机再次爆发,洋奶粉此刻提价无疑非常恰当。”

  洋奶粉涨价只为利益最大化

  今年5月,国家发改委为稳定物价约谈了6家“洋奶粉”企业。然而仅仅两个月不到,以雅培、惠氏为首的“洋奶粉”再次全线涨价,涨幅达到10%。根据东方艾格农业咨询中心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以来,经过几轮涨价潮,部分外资品牌奶粉价格已上涨了50%左右。而与“洋奶粉”价格上涨相比,国产奶粉价格并没有明显上涨。

  “国内原材料确实在上涨,但是并不代表奶粉就要提价,如果真是原材料上涨使企业倍感压力为什么国产奶粉都没有涨价?洋奶粉涨价的动机显而易见。”内蒙古奶协秘书长那达木德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据有媒体统计,自6月20日起洋奶粉涨价成风,雅培产品基本上就已提价10%左右,其中提价最大的是雅培一阶段900g,从210多元涨到了261元,涨幅近20%。在雅培之后,惠氏以“配方升级”为由头也将其产品提价10%左右。

  雅培在华联系人接受媒体采访时候表示:“雅培一直符合价格法,对于价格调整不做评论。”而惠氏奶粉热线电话接线员则称,惠氏奶粉配方全线升级,价格也随之上涨,不过是在合理范围内。

  “所谓的配方升级或是因配方改良提价等说法都是借口,所有的奶粉配方都大同小异,洋奶粉提价就是为了利益最大化。”那达木德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

  周思然认为,近年来,洋奶粉规模不断壮大,销售收入和利润不断提高,市场定价权和话语权也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就洋奶粉涨价史来看,洋奶粉涨价频率增加,涨价周期逐渐缩短,这种局面无疑表明洋奶粉已经逐渐掌握了我国奶粉市场尤其是中高端奶粉市场的主导权,同时,国内消费者对国产奶粉的不信任更是助推了洋奶粉在中国市场的变相垄断地位。

  洋奶粉涨价的推手

  早前,发改委价格司召集雅培、多美滋、惠氏、雀巢等6家洋奶粉生产商开会,了解乳品进口数量、价格、生产等情况。但是,才过了一个月,各大洋奶粉品牌就忍不住涨价了。

  “政治手段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而且从目前来看发改委的约谈只对央企有效,其他洋品牌并不买账。”那达木德表示。

  海关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我国进口奶粉5.8万吨,大幅增长42.4%,占同期我国乳制品进口总量的60%;其进口平均价格为每吨3414.2美元,上涨25.1%。

  消费者对洋奶粉依赖骤升使得外方对国内市场话语权不断增加。

  2011年3月,《深圳晚报》联合当地多家媒体组织了“妈妈最爱,我最信赖--2011年乳制品质量安全和民意评选之红黑榜”活动。

  在回收了近千份有效问卷中,许多数据让人揪心。

  今年2月初,由于内地妈妈到港澳地区抢购奶粉直接导致港澳地区出现“奶荒”从而引发“禁购令”的出台。而在此次调查中,国产品牌无一上榜,众多消费者选择购买某一品牌配方奶粉的原因,多数是因为“国外品牌、质量安全”或者“朋友推荐,放心”等因素。从购买渠道上看,很多父母通常选择“香港购买或本地超市”的方式。

  “据我统计,洋奶粉占有国内奶粉市场总额55%、总量只占到40%,但销售额却占65%,因为他虽然总量只达到40%但是价格却很高所以销售额占有国内市场65%,这种形式已经很严峻了。”王丁棉表示。

  “中国的消费者还‘太脆弱’,并不能经得起太大的风浪,例如三聚氰胺事件,其实自三聚氰胺之后国内乳业已经没有大的问题,但是一些个别的小企业私自销售,致使消费者觉得中国乳业问题很大不值得信任,其实并非如此,而洋奶粉就在这个时候不停的趁火打劫。”那达木德表示愤慨。

  他同时表示:“中国乳企业应该加大对外宣传的力度,并且严把质量关。”

  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周思然:洋奶粉涨价,利润增加,利于企业的生产运营和规模扩张,也增加了其加大促销力度的资本,对国产奶粉造成的竞争压力进一步加剧,国产奶粉在涨价谨慎的前提下,只有通过内部成本控制等方式加以应对。在通货膨胀依然严峻的现阶段,乳协仍应该向全行业倡议“在保障乳品质量的同时也应该积极维护产品合理价格水平”,协助有关部门规范行业的自我管理行为,促进企业公平竞争。